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二十八章 出嫁
    顾莞宁没有隐瞒,坦然道:“殿下让人送了口信给我,我早就知情。原本皇祖父相中的人选是衡阳,我问过衡阳,她不愿意远嫁。我便让她装病,躲过了赐婚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哑然。

    所以,此事确实和太孙夫妇大大相关。

    对太夫人来说,乐阳郡主自是要比衡阳郡主亲近的多。听了这番话,心里难免有些不是滋味,却又不便说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,衡阳郡主才是太孙的亲妹妹。太孙向着衡阳郡主也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亲疏有别,在关键时候,总能彰显出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出了太夫人的心思,低声道:“祖母是不是心中不太痛快?”

    太夫人轻叹一声:“不痛快,倒也谈不上。你姑母是齐王妃,我们顾家和齐王府在朝堂上划清界限,私底下这份血缘牵扯,却是扯也扯不清。乐阳到底是你姑母的长女,也是我的外孙女。一想到她小小年纪要被远嫁和亲,我这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。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又道:“今日我们祖孙两个说话,你就不必告诉太孙了。免得他心生芥蒂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点点头,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太夫人沉默片刻,才道:“赐婚的圣旨既是下了,乐阳郡主很快就要回京城来发嫁了。”

    和亲关系重大,为了表示大秦的慎重,乐阳郡主会从京城发嫁。

    顾莞宁应道:“皇祖父已经命人去齐王藩地宣旨,一来一回,总要一个多月。和亲一事,关乎着两国,不能随意轻忽。婚期定在明年年初,乐阳郡主也会被召进宫里,重新学习宫中礼仪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打起精神道:“等乐阳郡主回京,我打算去齐王府一趟,见一见郡主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淡淡说道:“到时候让大嫂陪着祖母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绝口未提自己,显然是没有登门的打算。

    太夫人也未多说,很快又将话题移开:“再过三日,就是莞华出嫁的日子。到时候你早些回府,陪一陪莞华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应道:“这是当然。不止是我,殿下也会一起回来。”

    定北侯府操办喜事,太孙这个孙女婿从未缺席。

    太夫人心中高兴,脸上满是笑意:“殿下回来也好,正好和丁骁也能亲近一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顾莞华出嫁。

    定北侯府的热闹就不必细说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见到了姐夫丁骁。

    比起前世,此时的丁骁还显得稚嫩,年轻英俊的脸孔英气勃勃,一双明亮的眼睛,时不时地看身侧的顾莞华一眼。脸上满是喜气和期待。

    成亲前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顾莞华曾在屏风后见过丁骁一面。丁骁却没见过顾莞华,只听闻母亲赞过顾莞华端庄秀丽性情温柔。

    今日前来迎娶新婚妻子,丁骁的心里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顾谨行看在眼里,忍不住轻哼一声:“这个小子,这么轻易就将我的宝贝妹妹娶走,真是便宜他了。”

    崔珺瑶听的掩嘴直笑。

    顾莞宁也听进了耳中,不由得笑着打趣:“等大姐三日回门的时候,大哥一定要一展大舅兄的威风,好好地敲打姐夫。他若是敢欺负大姐,大哥可万万不能饶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。”顾谨行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当日你出嫁的时候,殿下还在病中,没能陪着你回门。我也没机会说这些话,心中一直引以为憾。这一次,是万万不能漏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站在她身侧的太孙,很配合地露出愧疚的神情:“一切都是我的错。等三日后,我也陪阿宁回来。到时候大舅兄训话,我和丁姐夫一起听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听得众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谨行难得霸气一回,丝毫不怯懦地应道:“既是如此,那就一并补上。”

    众人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拜别父母亲人。

    顾淙远在边关。坐在上首的是太夫人,紧接着吴氏。一对新人郑重地拜别亲人。太夫人自是要叮嘱顾莞华几句。

    顾莞华低低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再然后,就轮到吴氏说话了。

    吴氏怔怔地看着穿着嫁衣的女儿,嘴唇动了动,半晌也没说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太夫人唯恐吴氏当场失态,不轻不重地咳嗽一声。吴氏这才回过神来:“莞华,从今日起,你就是丁家的儿媳。以后谨记好生孝敬公婆伺候丈夫,早日为丁家开枝散叶。”

    然后,顾谨行背着顾莞华上了花轿。

    待顾莞华在花轿上坐稳了,顾谨行迅速低语道:“妹妹,一切多珍重。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不用怕,有大哥在。”

    顶着盖头的顾莞华泪盈于睫,哽咽着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鞭炮声响起,花轿被众人稳稳地抬起,随着迎亲的队伍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顾莞华也即将开始全新的人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北侯府。

    吴氏用帕子捂着脸,泪水不停地涌出眼角。

    自花轿被抬走后,她已经哭了半个时辰。方氏劝了她半天也没用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小捧在手心长大的女儿今日嫁为人妇,再也不像往日那般天天陪伴在自己身边,吴氏的一颗心就像被剜出来一般,疼得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真不该生女儿。将女儿养大了,还得嫁到别人家去。早知这样,当初就不该生女儿。”吴氏一边哭,一边反复地念叨着这两句。

    方氏想到几年后顾莞琪也会这般离开自己,也红了眼圈,陪着吴氏一起抹眼泪。

    顾莞宁在一旁听着,也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世道艰难,对女子又格外苛刻。身为女子,一生中不知要受多少坎坷磨难。

    出嫁到夫家,对女子来说,和第二次投胎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遇到宽厚的公婆洁身自好的夫婿还算幸事,若是不幸嫁到了刻薄的人家,日子就更难熬了。

    就连太夫人,心情也有些低落,勉强打起精神,挤出笑容道:“大喜的日子,别说这些丧气话。平西伯府家风清正,丁骁也是个品性端正的少年郎。华姐儿能嫁到丁家,也是她的福气。别胡乱说话,免得折了华姐儿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吴氏哭声这才渐渐停了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重庆幸运农场预测结果 北京赛车pk10官方网站 北京赛车公式算法教程 幸运农场官网 北京pk10表情
幸运农场三全中 幸运飞艇有什么技巧 幸运农场选号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推测技巧 幸运飞艇开奖
幸运农场是假的吗 幸运飞艇直播开奖网站 幸运飞艇app 北京pk10凤凰 重庆幸运农场时间
幸运飞艇直播 北京pk10计划 幸运飞艇计划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连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