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三十九章 喜讯(三)
    福宁殿。

    元佑帝正低头看着奏折,李公公笑着上前禀报:“启禀皇上,太孙殿下求见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随口应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,元佑帝就看到素来稳重的长孙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来,满脸的喜色藏也藏不住。元佑帝笑着打趣:“瞧你这副样子,莫非是有什么喜事要告诉朕?”

    “是,孙儿正是来给皇祖父报喜。”太孙精神奕奕地笑道:“阿宁近来有些不适,今日请叶太医和徐沧看了诊,确定了是喜脉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听了喜讯,果然颇为高兴:“好好好,确实是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如今年过五旬,于女色已经看得极淡,对子嗣却是愈发看重。就像天底下所有的老人一般,希冀着子嗣兴旺昌盛。

    当日王敏有孕,元佑帝赏赐颇为厚重。如今长孙媳有喜,自然更不会吝啬。

    “朕这就让李公公去椒房殿一趟,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皇后。”元佑帝笑道:“莞宁有喜,一定要厚赏。”

    太孙却说道:“皇祖父的心意,孙儿十分感激。只是,孙儿不想早早声张此事,免得折了孩子的福气。还是等过了三个月,坐稳了这一胎,到时候皇祖父皇祖母再赏赐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果然还是长孙性子最沉稳。

    元佑帝赞许地笑道:“你考虑得甚为周全,就按着你的心意来办。”

    太孙拱手道:“孙儿还有一事请求。从今日起,孙儿想每日都回府陪一陪阿宁。还望皇祖父恩准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略一思忖,很快应允:“你素来自律,回府也不会忘了课业。每日回府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归心似箭的太孙,刚到傍晚就出宫回了太子府。

    “阿宁,”太孙大步走进寝室,见顾莞宁正半躺在床榻上假寐,心里一惊,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榻边:“你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身子觉得不适?”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顾莞宁便睁开眼,目光清明,哪有半点困倦睡意。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叹了口气:“我身子好的很。可母妃坚持不让我下床榻走动,让我安生地在床榻上歇着。”

    太孙高高提起的一颗心,顿时落回原位,不由得哑然失笑:“母妃也是一片好意,你就暂且忍耐一二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忍耐一二么?

    换了别人在她耳边这般絮叨啰嗦,她早就翻脸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正要坐直身子,太孙立刻道:“你别动,我扶着你坐好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莞宁哭笑不得,白了太孙一眼:“我身子好的很,就算是有了身孕,不宜用力,行立坐卧总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太孙笑着安抚略显心浮气躁的顾莞宁:“我知道你身体康健。不过,如今孕期还短,凡事小心为上总是没错的。你先忍过这段时日,等胎相稳住了,我一定陪着你出院子走动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一连数日没出过梧桐居,整日闷在屋子里,气闷也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看出,怀孕一事对她颇有影响。否则,以她的胸襟城府,绝不会为了这一点区区小事就闹别扭。

    太孙的柔声细语,稍稍抚平了顾莞宁心里的郁闷。

    她在太孙小心翼翼的搀扶下坐直了身子,然后不无自嘲地笑道:“看来,我以后什么事也做不了,得整日待在梧桐居里养胎了。”

    太孙笑着亲了亲她的脸颊:“我以后每晚都回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这才舒展眉头,笑着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必太孙提醒,她也察觉出了自己的情绪善变,很快又怏怏不乐起来:“萧诩,我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变得多愁善感,变得易喜易怒,变得不像以前那个冷静镇定的顾莞宁了。

    太孙听着她撒娇一般的呢喃低语,一颗心顿时被融成了春水一般,轻轻地将她搂得紧了些,凑在她耳边低语道:“阿宁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然后,想起什么似的,又低声笑道:“其实,我很喜欢这样的你。”

    平日的顾莞宁,冷静镇定,坚强勇敢,无需任何人回护,因为她本身已经足够强大。他喜欢的,就是这样的顾莞宁。

    可偶尔有些时候,他也会希望顾莞宁会信赖他依靠他。就像现在这样,依偎在他的怀中,在他面前抱怨诉苦。

    顾莞宁听出他语气中的愉悦,又开始闹别扭:“我就知道,你口中说得好听,其实一直都觉得我太过强势,不像别的女子那样娇柔讨喜。”

    太孙眼中笑意更盛,像哄孩子一样地温柔哄她:“这怎么会。不管你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很快被抚平了脾气,静静地躺在怀中。

    太孙也不再说话,就这么轻柔地搂着她,心满意足,再无他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喜事,自然不能瞒着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在外赴了酒宴,醉意醺然地回了府。他没兴致临幸美人,便来了雪梅院。没想到,会听到这样的喜讯。

    太子酒意顿时清醒了几分,一连笑着道了几声好。

    太子妃心情极好,也不计较太子一身的酒气和脂粉香气,笑着说道:“莞宁确实是有福气之人。进门之后,我们府里好事不断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么?

    太孙的病症好了,元佑帝圣眷更隆,府里添丁进口,一桩桩都是喜事。

    太子此时浑然忘却了顾莞宁种种难缠不讨喜之处,兴致勃勃地说道:“孤也是要做祖父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所谓抱孙不抱儿,也是有些道理的。做父亲的,要严厉教导儿子,免得儿子不成器。做了祖父,对孙子辈的就只剩下疼爱和宠溺了。

    就连风流成性的太子也不例外。提起还没出世的孙子,满脸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太子妃难得和太子有了共同语言,立刻笑道:“是啊,臣妾也要做祖母了。这一晃眼的功夫,臣妾就老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随口笑道:“你还是美貌如花,哪里老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听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,强忍住搓手臂的冲动。

    奇怪,以前她为什么会盼着太子来雪梅院?就是为了听这么不着调的话吗?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山西泳坛夺金软件 平码规律 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公告 湖北快3预测推荐 河北11选5官网
广东十一选五 nba比分直播迅盈 齐乐娱乐 玩大发快三怎么投注 小游戏极速赛车
东方6十1 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玖富彩票网 11选5预测软件 金砖娱乐会所
北京快乐8开奖直播 彩9彩票安卓 合数单双中特公式 新疆时时彩计划 八马彩票网安全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