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四十一章 相求
    “徐大夫,阿宁孕吐如此厉害,可有什么法子,让她停止孕吐?”太孙一脸焦急地询问。

    徐沧有些为难地应道:“殿下,草民虽能治各种疑难杂真,这孕吐一事,却实在无法医治。”

    太孙犹自不肯死心:“难道没有调理身子的药方吗?”

    “有当然是有,不过对孕吐基本没什么效用。”

    徐沧性情耿直,说话也十分直接:“女子有孕时,补汤之类的药不宜多喝。是药三分毒,为了孩子的康健,最好是就这么熬过去。”

    太孙的眉头都快拧成结了:“这么熬下去,身子岂不是要熬垮了。”

    徐沧不以为意地说道:“妇人怀孕,多是这么熬过来的。太孙妃平日习武,身体康健远胜普通女子,定能安然熬过去,殿下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太孙没好气地哼了一声:“你说的倒是轻巧。你一个光棍汉,哪里知道心疼媳妇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徐沧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辜的徐沧胸口中了一箭,有点疼!

    太孙满心都是顾莞宁,无暇留意面色不太美妙的光棍汉徐沧,俯下身,为顾莞宁轻拍后背。

    徐沧深觉再待下去,会有被闪瞎眼的风险,很快张口告退。

    太孙没抬头,挥挥手示意他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沧走出屋子后,一抬头,便见到了默默站在一旁的陈月娘,脚步不由得顿了一顿。

    三十多岁的妇人,比不得一屋子娇美鲜嫩的丫鬟夺目。可她五官清秀,神色安宁,目光坚定,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。

    徐沧看了一眼,胸口微微发热。

    陈月娘身手超卓,耳目十分灵敏,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徐沧的两道视线,反射性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一触。

    陈月娘没什么异样,徐沧却有些不自在,迅速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好在他皮肤偏黑,此时天色又暗,一时也看不出来他的脸上泛红。

    “徐大夫,”陈月娘主动走上前来,含笑道:“我送你出梧桐居。”

    徐沧无官无职,凭借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名震京城。如今长住在太子府里,享受的待遇比叶太医还要高一些。

    陈月娘每日陪伴在顾莞宁身边,和徐沧也时有碰面的机会,只是极少说话而已。

    陈月娘这一靠近,徐沧的心跳得更快,颇有些手脚无处安放的感觉:“不敢劳烦你相送,我对梧桐居熟悉的很,自己出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却执意相送。

    徐沧却之不恭――事实上早已喜翻了心,也不再推辞。

    和普通的女子不同,陈月娘步伐稳健,走路颇为利索。若不是刻意放慢速度,徐沧根本跟不上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到了梧桐居外,陈月娘停住脚步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我今日特意送徐大夫出来,是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她竟有事求他?

    徐沧心里一热,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:“什么事我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才觉得此话不妥,唯恐陈月娘多心,忙又解释道:“我的意思是,只要我能做到,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抿唇一笑:“我知道徐大夫是外冷内热的好人,所以才厚颜张口相求。我儿子季同常年在外行走,我这个做娘的,总是放心不下。想请徐大夫为他配些上好的伤药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徐沧心中掠过一丝难以形容的失望,旋即又暗暗自嘲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?

    陈月娘守寡多年,性子贞节,绝不会有私相授受之举。他是个大夫,她特意相求,自然是为了求药。

    陈月娘见徐沧愣了一愣,还以为他不情愿:“徐大夫平日要忙于写医书,没闲空就算了,是我太过冒昧了。”

    徐沧立刻回过神来:“谁说我没空了。我每日空闲多的很。伤药我明日就配,配好了就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等陈月娘道谢,便逃也似地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徐沧落荒而逃的身影,陈月娘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她的相貌有那么吓人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沧配药快的很,第二天下午,就将配好的伤药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沧十分细心,将种类不同的伤药各自放进颜色不同的瓷瓶,每一种伤药都标注了名字,一看即明。

    陈月娘也不避讳,当着众人的面收下,连连道谢:“多谢徐大夫。不知共需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徐沧哪里肯要:“我用的所有药材,都是殿下命人准备的。我不过是出些时间力气,哪好意思要你的银子。若是被殿下知道了,我这张脸都没地方搁了。”

    陈月娘不愿欠人情,坚持要付银子。

    徐沧坚决不肯要。

    两人推来推去,就连屋子里的顾莞宁都被惊动了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玲珑抢着应道:“是徐大夫和陈夫子在为了银子的事推让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刚吐过一回,头脑还有些昏沉,闻言倒是来了兴致:“哦?到底是怎么回事?说来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玲珑最是伶牙俐齿,三言两语便将事情的经过道来:“……陈夫子不好意思占便宜,坚持要给些银子。好说歹说,徐大夫就是不肯要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慢悠悠地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以徐沧的性子,不是应该板着脸掉头就走吗?今日倒是好兴致,和陈月娘为了这点小事扯皮个没完没了……

    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!

    一个守寡多年风华正茂,一个不解风情打了多年光棍,年龄相当,倒也合适。

    琳琅笑着说道:“玲珑,你快些出去说一声,让陈夫子和徐大夫别再争执了。免得扰了小姐清净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顾莞宁笑得意味深长:“随他们吧!”

    君子当成人之美。

    若是能撮合两人成为一对,倒也是一桩美事。

    顾莞宁嘴角的笑容还没完全扬起,很快又化成了苦笑。

    琳琅心里一紧,和玲珑各自上前扶住顾莞宁的胳膊,一旁的璎珞眼明手快地拿了盆过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翻山倒海地吐了一阵,几乎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。哪里还有力气再想什么成人之美。

    吐完之后,顾莞宁恨恨地想着,等肚中的孩子生出来,一定要好好揍一顿不可,竟这般折腾亲娘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推荐号 江西多乐彩直播 北京赛车新玩jc l辽宁11选5开奖号码
吉林时时彩彩票查询 吉林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金誉彩票app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海南七星彩开奖直播
内蒙古时时彩快3 幸运之门 广东26选5 香港2码中特期期准 福建快3开奖号码 福彩3d喜来登图库
pk10牛牛app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直选三遗漏 福建十一选五体彩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黑龙江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