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五十五章 婚配(二)
    半个多月后,王皇后凤体痊愈。

    整个人又瘦了一圈,看着憔悴而苍老。

    孙贤妃前来给王皇后请安,然后恭敬地说起了孙武的亲事:“……皇上开恩,为孙武挑了一门亲事,是荣庆王府的佳阳县主。臣妾今日过来,就是想请皇后娘娘下凤旨赐婚。”

    荣庆王府的佳阳县主?

    王皇后的脑海中迅速闪过一张清秀怯懦的少女面孔,扯了扯唇角:“这倒是一门极为相衬的好亲事。”

    相衬两个字,充满了讽刺之意。

    孙家早已没落,如果不是有孙贤妃,就凭孙武,凭什么娶一个县主为妻?

    孙贤妃暗暗咬牙,面上露出感恩戴德的笑容:“娘娘说的是。皇上如此厚待孙家,臣妾心中着实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满是关切地问道:“高阳郡主如今被关在宗人府里,不知现在如何了?高阳郡主自小就在娘娘身边千娇万宠地长大,何曾受过半点委屈。如今为了一点小事,就被关进宗人府。别说娘娘,就是臣妾一想及此,也甚是心疼啊!”

    王皇后笑容一顿,扫了假惺惺的孙贤妃一眼,淡淡说道:“都是本宫惯坏了高阳,如今让她吃点苦头受点教训,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轻叹一声说道:“娘娘一片慈爱,只盼着高阳郡主能领会,不要心生芥蒂才是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心中暗暗冷笑一声,口中说道:“高阳之事,不说也罢。孙武和佳阳的亲事,本宫这就下旨。孙武也不算小了,让他们两个早点成亲,早日为孙家留下子嗣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却是在暗暗讥讽孙武是个病秧子,寿元不长了。

    孙贤妃心中大怒,不甘示弱地回击:“臣妾还有件事,想和娘娘禀报一声。顾氏身怀六甲,当日娘娘赏了两个宫女到梧桐居。臣妾忧心太孙殿下的衣食起居,也厚颜赏了绿屏过去。现在想来,此事其实大大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太孙和顾氏夫妻情深,断然不肯在此时收用身边人,免得顾氏情绪波动,动了胎气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想着,不如将绿屏直接打发出去许配嫁人。免得整日养在梧桐居里,让顾氏心情阴郁不快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看着满脸笑容的孙贤妃,恨不得伸手撕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孙贤妃这么做,是成心在挤兑她这个皇后!

    只是,太孙一出手,就让高阳郡主差点没了夫婿,如今又被关进宗人府。再任由那两个宫女在梧桐居里待着,以后不知还要惹出多少麻烦。

    王皇后定定神,淡淡一笑:“贤妃考虑得甚是周全。既是如此,本宫索性也将那两个宫女另外许配出去。”

    从宫里出去的宫女,总不能再接回来,这和打自己的脸也相差无几了。另外许配嫁人,勉强算是多了一层遮羞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气渐冷,外面寒风凛冽。

    梧桐居里早已燃起了炭盆,屋子里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顾莞宁的肚子越来越大,胳膊和双腿都略略有些浮肿,走起路来也颇有些吃力。徐沧建议她每日多走动锻炼身体。

    外面天寒地冻,顾莞宁便在屋子里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琳琅和玲珑在一旁眼都不眨地盯着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唯恐顾莞宁一个不慎摔倒。

    顾莞宁走了一会儿,便站在原地休息片刻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立刻过来,一左一右地搀扶住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:“我能站得住,你们两个不必紧张。”

    玲珑小声咕哝:“小姐说得倒是轻松。奴婢整日看着你这样走来走去,一直提心吊胆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琳琅无奈地接了话茬:“小姐又不肯让奴婢们搀扶着走动,奴婢站在一旁,心里不知多担心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笑着安抚她们两个:“你们两个就放宽心吧!我身体如何,没人比我更清楚。我能走得动,所以才不要你们扶着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徐大夫让我多走动多锻炼,这样日后才有力气生孩子。你们就别心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平安生产才是最要紧的。

    顾莞宁肚子里怀着双胎的事,她们两个都清楚。这肚子明显地比普通孕妇大了许多。若是没有康健的身体,日后临盆必然要吃苦头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璎珞进来了,笑着禀报:“小姐,宫里的席公公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目光一闪,慢悠悠地笑了一笑:“请席公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奴才给太孙妃请安。”席公公恭敬地行礼问安,目光掠过顾莞宁的肚子,心里暗暗诧异。

    太孙妃这肚子,可真是不小。算算日子,不过才六个多月的身孕,看着倒像是要临盆似的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说道:“席公公免礼。不知席公公今日来,是为了何事。莫非是皇祖母又赏了人来?”

    一般而言,怀着身孕的女子,总比平日温和许多。顾莞宁也不例外。每日心情平和,眼角眉梢也比平日柔和得多。

    不过,一旦敛了笑意,往日的冷冽威严的气势便又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席公公忍住擦拭额上冷汗的冲动,陪笑着说道:“这倒不是。皇后娘娘命奴才来,是要传口谕给太孙妃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太孙妃正在养胎,不宜动气。那三个宫女,还请太孙妃将她们许配嫁人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扯了扯唇角,似笑非笑:“这真是皇祖母的口谕?席公公没开玩笑吧!”

    “这等事,奴才怎么敢随意说笑。”席公公打起精神笑道:“这是皇后娘娘亲口说的,奴才半个字都没敢漏。”

    做主子的要脸,做奴才的,只能豁出这张脸了。

    好在顾莞宁没有自降身份,和一个奴才做口舌计较,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席公公暗暗松口气,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席公公一走,琳琅等丫鬟都眉飞色舞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席公公,当日送宫女来的时候神气活现,今儿个低声下气蔫头巴脑。”玲珑不客气地嘲笑道。

    琳琅也道:“可不是么?这种人最是可恨可气。”

    真正可恨可气的,是席公公的主子,还有那个不肯安分的孙贤妃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可算是给了她们深刻的教训。

    顾莞宁眼中闪过一丝冷笑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昨天广西十一选五 天津11选5的11选7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香港六合彩开奖号码 贵州11选5
香港六合彩公司 七星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件 万炮捕鱼 北京pk10免费软件
幸运飞艇开奖视频链接 福彩3d试机号今天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网 幸运飞艇直播
河南11选5中奖结果 福彩3d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 云南11选5历史数据 90vs足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