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五十六章 打发
    太子妃很快闻讯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皇祖母真的这么说了?”太子妃听了事情的始末,一双眼顿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淡淡笑道:“席公公已经来传了口谕,自不会有假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心头一口恶气长长地抒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莞宁有孕,怀的又是双胎。她唯恐顾莞宁有半点不适不妥,从未想过要给儿子身边安排人伺候。

    王皇后和孙贤妃倒好,一个比一个会膈应人。

    那三个宫女养在梧桐居里,她比顾莞宁还要生气。现在王皇后亲自下口谕打发了这些宫女。这自扇耳光的举动,实在令人解气。

    不过,王皇后为何会忽然改变主意?

    “莞宁,你皇祖母为何会下这样的口谕?”太子妃试探着问道:“是不是阿诩从中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顾莞宁也没瞒着太子妃,将太孙这些日子做的两桩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太子妃听得分外舒畅,笑着赞道:“阿诩真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打蛇打七寸,对付一个人,就要从对方的弱点下手!

    王皇后的弱点是高阳郡主,孙贤妃最在意的是娘家的兴盛荣辱。太孙接连出招,俱是又快又准。

    顾莞宁笑道:“这几个宫女,还是由母妃做主许配嫁人吧!我如今行走不便,时常困倦,没精力操这个心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想也不想,一口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妃行事十分利索,当日下午,就命人将三个宫女叫到了雪梅院,将王皇后的旨意说了一遍:“……母后心地仁慈,不忍见你们三个光阴虚度,让你们许配嫁人。”

    三个宫女俱是一惊。

    绿屏自觉自己是孙贤妃身边的人,胆子也比另两个宫女大的多,鼓起勇气说道:“启禀太孙妃娘娘,奴婢不愿另外嫁人,只愿留在梧桐居里。端茶送水打扫,什么活奴婢都会做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神色一冷:“放肆!这等事,哪里容得你愿意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绿屏浑身打了个寒颤,立刻跪下请罪。

    可惜请罪也迟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冷冷说道:“你们都是宫中出来的人,我自会给你们体面。为你们挑一户好人家发嫁,再给一副嫁妆。至于绿屏,我倒是不便做主了。这就让人送你回景秀宫,如何处置,都随贤妃娘娘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这么被送回宫去,明摆着丢了孙贤妃的颜面,哪里还有活路?

    绿屏面色惨然,连连磕头告饶。

    太子妃却懒得再多听半个字,吩咐一声下去,立刻有嬷嬷上前来,堵住绿屏的嘴,将绿屏拖下去,很快送进了宫中。

    孙贤妃见到绿屏后,气得七窍生烟,直接命人将她送到了宫中的浆洗房。

    浆洗房里的活又累又苦,绿屏进去不到一个月就生了病。宫女生病,根本无人过问。绿屏在屋子里躺了几日,就因高烧过度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孙回府后,知道了太子妃的雷厉风行,着意地夸赞了太子妃一番:“有母妃在,儿子再无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笑了起来:“你整日就会哄我高兴。”

    当然,她还是被哄得很高兴就是了。

    如今顾莞宁身子不便走动,早已免了晨昏定省。

    太孙本想留下陪太子妃吃完饭,太子妃却道:“我身子骨好好地,哪里需要你陪着。你早些回梧桐居,陪一陪莞宁。”

    太孙心中一热,低声道:“母妃,你待儿子真好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处处体贴顾莞宁,有大半都是为了他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太子妃目光柔和地注视着太孙:“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,不对你好,还能对外人好不成。莞宁是你的妻子,她待我这个婆婆好,人心都是肉长的。我自然也要待她好。”

    母子两个闲话几句,太子妃又催促着太孙早些离开。

    太孙回了梧桐居后,便将此事告诉了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听了之后,心里俱是暖意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的感情,既要看缘分,也要用心经营。

    譬如她和太子妃,其实一开始并不和睦,甚至互看都不顺眼。只是为了共同在意的人,彼此忍让彼此迁就。一点一点地培养出了默契和感情。

    到如今,亲如母女。

    太孙走到顾莞宁身边,因为她的肚子太大,太孙已经无法将她全部搂入怀中。只轻轻地拥着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顾莞宁略略侧着身子,将头靠在太孙的胸膛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地相拥片刻,才低声闲话起来。

    “高阳郡主此次进了宗人府,不知要被关上多久。”顾莞宁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太孙低声道:“我已经暗中和荣安王叔打了招呼,至少关上半年,再放堂姐出来。”

    荣安王也是元佑帝的侄儿,是太孙的堂叔,掌管着宗人府,在皇室宗亲中,属于实权派人物。

    顾莞宁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宗人府是专门关押皇室宗亲之处,比刑部天牢自是强得多。有干净的屋子,穿戴饮食也都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,再舒适也比不过郡主府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习惯了放浪不羁任性自在的生活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此次是要吃些苦头了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已经为孙武和佳阳赐了婚,”太孙又说道:“婚期就定在明年二月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略一挑眉:“婚期定得倒是挺急。”

    此时已经近腊月,到明年二月只有三个月的时间。筹办亲事确实急了些。

    太孙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:“荣庆王叔急着嫁女儿,巴不得早些才好。”

    这其中似乎有些故事啊!

    顾莞宁来了兴致,笑着问道:“听你的意思,莫非这位佳阳县主有些不妥?”

    太孙悠然一笑:“倒也没什么大碍。就是在两个月前在假山边摔了一跤,额上留下了一处伤疤而已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破了相。

    怪不得太孙一张口,荣庆王二话不说就应下了亲事。一个破了相的不得宠爱的庶女,能嫁到孙贤妃的娘家,倒也不算差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哑然失笑:“孙贤妃若是知道此事,不知会被气成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太孙目中闪过冷意,淡淡说道:“人犯了错,总该付出点代价,才能长长记性。知道什么人能招惹,什么人该敬而远之。”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新疆11选5官方网 湖北11选5走势图表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任6万能组合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
开奖查询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排列组合公式 大乐透专家杀号 幸运飞艇到底有多假
双色球字谜汇总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怎么看 七星彩预测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手机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
广西11选5走势图官网 爱彩乐11选5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走势 香港六合彩开奖历史记录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