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五十七章 新年(一)
    时间一晃,又是一个新年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个新年,宫中并不热闹。

    顾莞宁有孕七个多月,身子不便,并未进宫。

    傅妍和林茹雪也接连有了喜讯,如今俱都未满三个月,不宜车马劳顿。王皇后便免了她们进宫。

    王敏倒是进了宫,身形消瘦,浓妆也遮掩不住憔悴落寞之色。

    王皇后看在眼里,忍不住皱紧了眉头。碍着殿中人多,不便多问。

    进宫请安的诰命女眷们,在宫宴后一一离宫。

    王皇后特意留下了王敏,一问究竟:“敏儿,你也有些日子没进宫了。怎么瘦成这般模样?莫非是和阿睿闹得不愉快了?”

    王敏强颜欢笑:“皇祖母多虑了。世子待我一直都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面色微微一沉:“在本宫面前也不说实话了吗?”

    王敏鼻子一酸,眼中泛起了水光。禁不住王皇后追问,终于低声说道:“顾莞宁有孕一事传开,我去太子府道喜。一时不忿,说了几句难听话。顾莞宁顿时翻脸,不顾身份,竟是撵我离开……世子知道此事后,不但没向着我,还训斥我一顿。让我待在府中,不准我随意出来走动。”

    最难堪的事实说出了口,接下来的话也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月,我便一直待在府中。若不是因为新年要进宫请安,只怕我根本没机会出府。”王敏说着,又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,齐王世子极少回府。偶尔回府,也只去看看孩子,根本不屑多看她一眼。更别说留宿了。

    这等丢人的闺房之事,她却是说不出口的。

    王皇后听得心头火气,眼中闪过一丝怒气:“这个萧睿!真是混账!”

    已经娶妻生女,心里竟然还惦记着顾莞宁。

    见王敏不停哭泣,王皇后既心疼又怒其不争,冷哼一声道:“行了,别哭了。阿睿的心不在你身上,你就得想法子拉拢回来。”

    王敏哭声一顿,怔怔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王皇后看她那副蠢样,气不打一处来:“这种事还要本宫教你吗?当初出嫁的时候,难道你母亲没为准备几个颜色好的丫鬟?”

    当然有。

    这样的法子,她也不是没想过。可一想到要将美人送到自己丈夫的床榻上,她就满心嫉火……

    王皇后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:“你才是正妻。那些丫鬟生得再美再得宠,也影响不到你的地位。谁若是生了异心,你就打发了谁。这么简单的事,本宫懒得再说。你听也好,不听也无妨,都随你。”

    王敏用袖子擦了眼泪,低声道:“皇祖母教训的是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心气稍平,看着柔顺听话的王敏,不由得想起了还被关在宗人府里的孙女高阳郡主,忍不住长叹一声:“高阳若有你一半乖巧听话,本宫也不必这般烦心了。”

    王敏听到高阳郡主的名讳,眼中快速地闪过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性情跋扈,不问缘由杀了兄长的红颜知己。这也就罢了!那个柔娘不过是个青楼女子,死不足惜。

    高阳郡主万万不该抓伤了王璋的脸。

    一个男子的脸面是何等重要?

    王璋为了遮羞,一直在府中养伤。脸上的伤好了,心里的伤疤却还在。几乎无颜出门见人。

    王敏心疼兄长,对高阳郡主也充满了怨怼。

    只是,当着王皇后的面,她非但一个字都不能说,还要挤出笑容来安慰王皇后:“皇祖母不必忧心。宗人府里虽然冷清了些,吃穿却样样不差。没人敢让大嫂受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王皇后心中记挂着高阳郡主,也没了心情闲话。

    王敏很快便告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今日的心情极佳。

    除了太子之外,几个儿子都在藩地。不过,几个气宇轩昂的皇孙都陪在身侧,也足以令元佑帝心怀大慰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几个孙媳都传出了喜讯。到了来年,就要多几个曾孙。

    添丁进口,总是令人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元佑帝心情一好,难得地多喝了几杯。

    宫宴散后,元佑帝依旧兴致不减。

    李公公最是知情识趣,笑着提议:“皇上也有些日子没进后宫探望各位娘娘了。不如奴才让敬事房的呈上绿头牌来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略一犹豫,便道:“不必了,朕去椒房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按着宫中惯例,新年这一日,帝后应该同寝。元佑帝若是在这一日去了别的嫔妃寝宫,就是明晃晃地让王皇后难堪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元佑帝对王皇后有诸多不满。

    不过,到底还念着几分夫妻恩情。

    李公公恭敬地应了一声,传口谕下去,摆驾椒房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景秀宫。

    孙贤妃正红着眼眶,对着太子诉苦:“……我之前还奇怪,荣庆王怎么会这般干脆地应了亲事。今儿个见了荣庆王妃才知道,原来佳阳那个丫头摔了一跤,竟是破了相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我就是拼着被皇上怒斥一顿,也绝不会应下这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大郎,竟要娶一个破了相的女子为妻。日后岂不令人耻笑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说着,流了两滴眼泪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后悔了!

    早知今日,她真不该打发绿屏去梧桐居,真不该招惹顾莞宁。也不会惹来太孙的报复举动,孙大郎也不会摊上这么一门亲事。

    太子喝了不少酒,听着孙贤妃这一通絮叨,愈发觉得头痛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说这些也无益处。”太子张口安慰孙贤妃:“佳阳那丫头,性子还算柔顺恭谨。以后和大郎成了亲,让她少出来走动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不这样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王皇后赐婚,婚期也已定下,就在两个月后。反悔也迟了。

    孙贤妃用帕子按了按眼角,低声道:“孙家如今就剩大郎了,殿下总得照拂一二。他身子骨不太好,也不能当什么正经差事。求殿下给他安排一个清闲的闲散差事,有个一官半职的。也免得日后去岳家抬不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孙贤妃软言相求,太子不忍拒绝,点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孙贤妃本想絮叨几句太孙的所作所为,一想到太孙当日含而不露的威胁,暗暗打了个寒颤,哪里还敢再提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赛车开奖视频 北京快中彩玩法 女排联赛比分直播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 黑龙江福彩网
湖北11选5软件 赛车pk10一码技巧 体彩快中彩开奖 安徽11选5前三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
11选5 直播 足球比分直播188 百家乐试玩 浙江20选5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
去买广西11选5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22选5开奖走势图 新宝娱乐平台 湖北11选5走势图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