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七十五章 狠毒
    “你小小年纪,心思竟如此歹毒!”

    太子妃满脸怒色,目光如刀锋:“麒哥儿才一岁多,连话还说不完整。你怎能对一个无辜稚儿下如此狠手!”

    益阳脸上火辣辣地,泪珠在眼中打转。

    透过迷蒙的泪眼,她看到满脸愤怒的太子妃,看到一脸冷然的顾莞宁,心中积压了许久的委屈和愤怒如火山一般汹涌而起。

    麒哥儿无辜,难道她就不无辜吗?

    于侧妃被毒酒赐死后,兄长萧启也没了往日的风光,父王对她们兄妹不闻不问。往日的宠爱风光,转眼成了过眼云烟。

    一夕之间,她从人人追捧的尊贵郡主,变成了丧母之庶女,无人问津。妹妹丹阳还小,感受远不如她深刻。这其中的巨大落差,足以将一个少女逼疯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顾莞宁是害死生母于侧妃的仇敌,太子妃则是同谋。

    可恨她人小力微,又失了父王这座靠山,别说报仇雪恨,在府中的生活都是憋憋屈屈颇为难熬。她不得不低下头,试着卑微讨好太子妃和顾莞宁。

    太子妃没有过分为难她,顾莞宁也从未将她放在眼底。

    她不但没释然,那把仇恨之火反而燃烧得更旺盛。

    今天的举动,既是一时冲动鬼迷心窍,也是被压抑得太过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和三弟嬉闹,绝无害他之意。”益阳郡主忍着脸上的刺痛和羞辱,一口咬定了是姐弟之间的玩闹。

    太子妃冷冷说道:“人证摆在眼前,任凭你再抵赖也无用。现在府中宾客众多,我暂且不发落你。一切交由你父王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命人将益阳郡主和两个嬷嬷及宫女都关押起来。

    益阳郡主费力挣扎,口中胡乱叫嚷:“快些放开我!我什么都没做,凭什么这样对我……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一块帕子塞进了她的口中,她再挣扎也无用,被两个身高力壮面无表情的嬷嬷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太子妃僵直着身子,站在原地,用力地深呼吸,双手用力握成拳,然后又缓缓松开。

    “母妃,今日之事,事出突然,怪不得任何人。”顾莞宁轻声安抚道:“谁也没想到益阳会突然生出歹意,伤了麒哥儿。”

    正因为益阳是临时起意,所以她也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太子妃脸上满是自责:“到底是我没照顾好麒哥儿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哥哥在哪儿?”麟哥儿跌跌撞撞地迈步,口齿倒是颇为清楚。

    太子妃心如刀割,俯下身子,抱起麟哥儿:“哥哥出去玩了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麟哥儿摆动着小手,闹腾起来:“我也去玩。”

    郑环儿用手捂着嘴,泪水哗哗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这桩意外,太子妃心情恶劣,顾莞宁也没了说笑的兴致,心里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婆媳两个强自镇定,应酬招呼府里的女客。一直到天黑之际,众客人才全部散去。一直惦记着麒哥儿的太子妃,立刻回了雪梅院。

    顾莞宁紧随在太子妃身边,一起去看麒哥儿。

    徐沧正守在床榻边,见了两人,忙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太子妃随意地嗯了一声,目光急切地看向床榻上的小人儿。待看清麒哥儿此时的模样,太子妃鼻子顿时一酸。

    麒哥儿一张俊俏的小脸如纸一般雪白,额上缠着厚厚的纱布,胳膊和腿上也到处都缠着纱布。像个破败不堪的布娃娃。

    顾莞宁看在眼里,心里也颇不是滋味,转过头,轻声问道:“徐大夫,麒哥儿的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徐沧素来实话实说:“小公子从高处摔下,身上多处受伤,流血过多。这些皮外伤倒是好治,只怕脑子里受的伤难治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眼中闪出水光,将头也扭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顾莞宁定定神道:“这些日子,有劳徐大夫多多费心,住在雪梅院里照顾麒哥儿。”

    徐沧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顾莞宁又吩咐一声:“立刻请父王和太孙殿下到雪梅院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毫不知情的太子和毫无预备的太孙,见到满身是伤的麒哥儿,俱是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太子对这一双幼子一直颇为疼爱,此时勃然大怒:“这是怎么回事?是谁伤了麒哥儿?闵氏,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?”

    太子妃本就伤心难过,被太子这般厉声叱责,心中愈发苦涩,泪水顿时涌出了眼角。

    太子又急又怒,见太子妃垂泪,愈发不耐,声音也严厉起来:“到底是怎么了?莫非是你命人动手伤了麒哥儿?”

    没等太子妃出声,顾莞宁已经冷冷应道:“母妃素来心软善良,视麒哥儿麟哥儿如亲生。这一年多来,一直精心照顾他们。父王也都看在眼底。现在麒哥儿出了事,母妃心中不知多难过。父王怎能不问青红皂白就怪罪到母妃身上?”

    被顾莞宁这么一说,太子妃越发觉得委屈,泪水落得更急。

    太子被噎了一回,神色也颇为难看:“孤问她,她一字不说,只会哭泣。你让孤怎么想?”

    太孙皱眉:“父王一上来就发火,母妃哪里还有说话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三个对一个!

    太子满腔的怒火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被接连泼了冷水,不得不按捺下来。

    太子妃还在落泪。

    顾莞宁张口,三言两语地将事情的原委道来。

    太子气得脸都白了,声音里满是怒意:“这个益阳!小小年纪,心肠竟如此恶毒!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!气死孤了!”

    太子妃擦了眼泪,声音里犹有鼻音:“臣妾已经命人将益阳关了起来,如何发落,但凭殿下心意。臣妾是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阴沉着脸,怒气冲冲地说道:“孤这就亲自去问一问她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莞宁走到太子妃身边,轻声安慰道:“父王绝不会轻易放过益阳,母妃也该宽心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转头看了床上奄奄一息的麒哥儿一眼,顿时又悲从中来,哽咽不已:“可怜的麒哥儿,还不知能否安然无恙。我哪里能宽得了心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落了泪。

    顾莞宁和太孙轮番劝慰一番,太子妃才勉强停了哭泣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赛车信誉群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手机 幸运飞艇直播开奖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玩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
幸运飞艇害死人 北京赛车pk10改单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系统 幸运农场幸运二 pk10北京赛车缩水
幸运农场开奖结果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彩票控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2016 幸运飞艇手机开奖直播
幸运飞艇开奖比分 幸运农场长龙一般开多少期 幸运飞艇直播网站 幸运农场投注技巧 幸运飞艇六码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