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七十九章 处置
    太子妃轻描淡写地应道:“阿诩有些急事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一大早就进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有什么急事,竟不等他一起就先行进宫?

    太子有些不快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太子妃也懒得应付他:“臣妾还要去照顾麒哥儿,就不多陪殿下说话了。”说完,行了一礼,便先走了。

    太子本想去看看麒哥儿,被太子妃这么一晾,颇觉得糟心。索性不去了,直接进了宫。

    今日没有朝会。平日这个时候,太孙会在上书房里读书。太子则会在福宁殿里批阅奏折处理政事。

    太子到了福宁殿外,就被李公公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正和太孙殿下说话,”李公公一脸为难:“还请太子殿下稍候片刻。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是他老子,一个是他儿子。

    他们说话,为何不让他进去?

    太子殿下一大早就窝了满肚子火气,冷哼一声,到偏殿里喝茶候着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等,就是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李公公很快来宣召他进殿:“皇上请殿下进去。”

    太子喝了一肚子茶水,憋了一肚子闷气,进了福宁殿的正殿。

    然后,太子惊愕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窈窕女子背影。女子跪在地上,听到脚步声,仓惶地转过头来,美艳的脸孔顿时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郑环儿!

    她怎么会在这儿?

    太子心里掠过浓浓的不妙的预感,来不及打量郑环儿,先拱手请安:“儿臣见过父皇。”

    坐在龙椅上的元佑帝,神色颇为冷凝不善,龙目扫过太子,不轻不重地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太子心里愈发觉得不妙,迅速看了站在一旁的太孙一眼。可惜太孙毫无反应,丝毫没有给他这个父亲使个眼色的意思。

    元佑帝冷冷道:“太子,你可知道跪在地上的女子是谁?”

    太子被问得一懵,下意识地应道:“她就是郑环儿,父皇当日也曾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又哼一声:“果然是个为色所迷的糊涂虫!”

    太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就是再糊涂,也察觉到不对劲了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不知父皇此话是何用意?儿臣愚钝,还请父皇明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实愚钝。”元佑帝怒道:“竟不知道枕边人是别人派来的内应。”

    内应?!

    太子头脑空白了片刻,不敢置信地看向郑环儿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个舞姬,怎么可能是内应?她还为他生了两个儿子!

    郑环儿此时反倒冷静下来,张口道:“太子殿下,其实婢妾是齐王殿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日进宫,是齐王殿下暗中命人安排的。之后在宫宴上引~诱殿下,也是齐王殿下授意。怀孕一事,确实是意外。原本,齐王殿下只想令殿下担上秽乱宫廷的名声。后来得知婢妾有了身孕,便让婢妾伺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婢妾贪恋荣华,想母凭子贵一步登天,动了心想进太子府……”

    郑环儿的嘴一张一合,将自己进府的原委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太子僵直着一张脸,脑海中不停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就如脸上被重重地扇了两耳光,热辣辣地,无比难堪。

    他享受了美色之余,也曾暗暗自得,一次欢愉,便有了一双儿子。万万没想到,他早已落入别人的算计中。

    在他尽情地享受美人的伺候时,这个美人心里不知怎生地嘲笑他。齐王在背地里不知怎样嘲弄他是个糊涂虫!

    他要杀了这个贱人!

    太子狠狠地盯着郑环儿,目光中满是愤怒和杀意。

    郑环儿凄然一笑:“婢妾今日进了宫,就没打算再活着回去。婢妾该死,麒哥儿麟哥儿却是无辜的。他们都是殿下的骨肉,求殿下不要迁怒于孩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,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。

    说到底,一切都是为了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太子深呼吸一口气,看向元佑帝:“父皇,儿臣想亲自处置郑环儿。”

    元佑帝淡淡地瞥了太子一眼,脸上没什么表情:“不必你出手处置。朕会让人将她领到郑婕妤的寝宫。让她们姐妹两个好好聚上片刻。”

    郑环儿是齐王的人,郑婕妤为郑环儿遮掩,显然也和齐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龙有逆鳞!

    齐王暗中收买宫妃,已经深深地触怒了元佑帝。

    元佑帝真正动怒的时候,并不形于外,反而显得格外镇定。越是这样,越是令人心寒。

    太子应了声是,心中竟隐隐冒出一丝快意。

    被齐王算计,确实狼狈又难堪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皇家颜面,元佑帝绝不会宣扬此事。而且,此事被揭露出来,齐王必然大失圣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郑环儿很快被带走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元佑帝也颇觉疲累:“朕要去休息片刻,你们父子两个在此,将这些奏折都批阅完。”

    太子和太孙一起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恭送走元佑帝之后,太子立刻看向太孙,语气中满是责备:“这么要紧的事,你为何之前不和孤通个气,直接领着郑环儿来了宫中?”

    太孙神色不变,淡淡说道:“只有这样,才能让皇祖父确信无疑。否则,只怕会弄巧成拙,适得其反。万一皇祖父疑心是我们有意指使郑美人这么说,反而不美。”

    面对理由充足的儿子,太子心中愈发不是滋味。轻哼了一声:“你如今是愈发不将孤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。”太孙拱手请罪:“请父王息怒。”

    不息怒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难道还能让事情重来一遍不成?

    太子没好气地说道: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太孙应道:“儿臣谨遵父王之命。以后有事,一定先和父王商议。”

    上次这么说,上上次也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结果每次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太子忍不住又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一共四个儿子,最小的两个就不用说了,十几年以后才能成人。两个已经成人的,萧启不为元佑帝所喜,生母死的不光彩,又有益阳郡主这样不省心的妹妹。将他心里仅剩的一点怜惜疼爱折腾光了。

    当然还是太孙最沉稳可靠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个长子主见太强。他这个做父亲的,隐隐有些驾驭不住。

    将来他若是做了天子,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储君,心里岂能痛快?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极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北京赛开奖历史记录 新加坡48期最新开奖 新疆十一选五预测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
广西快乐十分官网下载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投注 金豪娱乐app客户端 云南十一选五任三推荐
东京快乐8开奖结果 时时彩软件如何杀码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河南泳坛夺金 爱彩乐陕西11选5
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组 20选5中奖规则 周三辽宁35选7走势图 福建快3开奖号码表 浙江20选5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