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九十二章 孩子(二)
    也怪不得王敏心里不平衡。

    同样生了女儿,她和傅妍的待遇却是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对她冷冷淡淡,对女儿也不甚热情。偶尔回府看上一眼罢了。离开京城去修皇陵,也没见齐王世子有多少不舍。

    瞧瞧魏王世子,一脸骄傲自得地抱着女儿四处炫耀,仿佛捧着掌上明珠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相比,愈发显得她这个齐王世子妃可怜了。

    一屋子人高高兴兴,唯有王敏摆着一张自怜自苦的脸。将心中的幽怨不甘,表露无遗。傅妍看在眼里,也觉得膈应。

    孩子洗三礼,是桩喜事。谁乐意看着这么一张酸苦的脸?偏偏又不能不顾颜面地将人撵走。

    傅妍正有些气闷,熟料更令人气闷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王敏竟走到床榻边,对傅妍说道:“弟妹生了女儿,为何还这般高兴?难道心里就没有半点遗憾么?”

    一向圆滑伶俐的傅妍被气了个半死,皮笑肉不笑地应道:“堂嫂说这话是何意?莫非我现在应该哭泣抹泪不成?同样怀胎十月,同样受了生产之苦,同样是亲生骨肉。我为何不该高兴?”

    王敏被噎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傅妍最擅话里藏刀,如今被王敏气着了,自不会客气,故意笑道:“其实,我刚生完孩子,知道是女儿的时候,也有些失落。可世子却喜欢得不行。还说女儿乖巧听话,比儿子更好。我心里这才释然。”

    王敏本就敏感脆弱,听了这番刺心的话,面色果然泛白,愈发难堪。

    傅妍稍稍出了心头这口恶气,也不再去看她,转头又和顾莞宁说笑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王府魏王府接连添丁进口,宫中的元佑帝也是格外快慰。到了孩子满月的时候,宫中皆有厚赏。元佑帝也特意为两个孩子赐了名。

    韩王世子的长子赐名萧天朗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的长女赐名萧明瑜。

    两府的满月礼也都各自办得热热闹闹。

    太子妃如今甘愿待在府中照顾孩子,这些出头露脸应酬的事,一律交给了顾莞宁。

    顾莞宁连着出府两日,俱是早出晚归。忙忙碌碌倒也罢了,一整日看不到孩子,心中实在惦记得很。

    “母妃,以后还是我留在府中照顾孩子吧!”顾莞宁笑着叹道:“孩子还小,我一出府,心里总是惦记着。”

    女子一旦做了母亲,就多了牵挂,再不复往日。

    顾莞宁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份牵肠挂肚。

    太子妃只得笑道:“好好好,下次再有应酬,就换我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,她也舍不得一双可爱的孙子孙女,还有麒哥儿麟哥儿。

    太子妃随口问道:“魏王府的满月礼操办得如何?”

    韩王府不必说,有了子嗣,大肆庆祝操办。魏王世子妃生的是女儿,就不知魏王世子是否和齐王世子一般反应了。

    顾莞宁一听便知太子妃问的是什么,笑着说道:“凛堂弟可是很疼瑜姐儿呢!满月这一日,是他亲自抱着孩子出来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失笑不已:“这个阿凛,平日里看着沉默少言的,没想到如此疼爱女儿。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她只知萧凛看似少言实则城府颇深,却没想到,萧凛还是这样一个爱女如命的慈父。

    顾莞宁对魏王世子的赞誉,听得太孙满心不是滋味:“我也很疼阿娇。”

    连这也要吃味。

    顾莞宁暗笑,一本正经地夸赞:“殿下疼爱阿娇,也疼阿奕,又对我百般体贴。这样的好夫婿,打着灯笼也难寻。能嫁给殿下,定是我前生修来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太孙殿下欣然笑道:“能娶如此贤妻,才是我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默默抽了抽嘴角,然后撵人:“你们夫妻两个回梧桐居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孩子都两个了,还整日这般恩爱甜蜜黏黏糊糊。

    太孙被撵了,也没觉得不好意思,笑眯眯地应了一声,便拉着娇妻的手,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太子妃看着小夫妻两个亲昵并肩的身影,眼角眉梢俱是欣慰。

    有些婆婆,见不到儿子儿媳感情好,为了拿捏儿媳,总喜欢往儿子身边塞人。太子妃饱尝过丈夫冷落正妻的心酸滋味,也从未生出过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幸福的日子,岁月安稳,多好啊!

    折腾来折腾去,只会将福气都折腾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正在烛火下看信。

    烛火跳跃不定,齐王世子面无表情的俊脸忽明忽暗,显得有几分阴沉。

    这是齐王的来信。

    父子两个一直维持着半个月通信一次的习惯。来修皇陵之后,半个月一次的书信也未断过。信中依旧让他隐忍等待……

    到底要隐忍等待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这里远离京城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杳无人烟。除了工匠之外,再无任何人。

    他是尊贵的皇孙,是齐王世子,衣食住行半点未曾受过亏待,也无人敢让他受闲气。工匠们做事颇为勤勉,所谓督工,也无从谈起。他每日只要露个面就行了。

    然后,便整日地冷清无事。

    他曾有过被禁足的经历。当日触怒元佑帝,他被禁足在齐王府长达半年之久。可王府里人来人往,并不寂寞。有侍卫陪着他骑马练箭,有长随陪着他读书习字。再不济,还可以在府中四处走走。

    这里,却是真正正正的孤寂。

    长日漫漫,长夜漫漫。

    日子过的极为缓慢,仿佛凝滞不动。他也像被众人遗弃了一般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用力地捏紧了那张信纸,眼中闪过怒意。

    然后,放下这封信,又拿起另一封。

    这是齐王府里送来的家信。王敏送信来更勤快,每隔三五日的,便打发人来送信。满纸幽怨,令人看了心烦不耐。

    这一封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信中细细描述了韩王世子魏王世子的长子长女满月礼的热闹。有意无意地提起魏王世子对女儿的疼爱,少不得又自怨自艾一番……

    齐王世子没心情再看下去,将信扔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最后一封信,却是从西京送来的。

    齐王世子眸光一闪,迅速拆了信,匆匆浏览一遍,嘴角扬了一扬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c罗尤文进球数 十一选五玩法及奖金 香港六合彩网址 信誉私彩平台 维彩视频双色球&
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 澳洲幸运5走势图 南粤风彩36选7开奖结果 时时彩买十个号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图
我也是被时时彩害死了 大乐透走势图 福彩3d图迷 三亚海南飞鱼销售点 秒速时时彩是国家开的
支付宝怎么买幸运赛车 我找到时时彩漏洞了 腾讯分分彩是什么 广东快中彩玩法 时时彩9.9倍那个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