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九十五章 落水(二)
    益阳郡主落水身亡一事,很快传进宫中。

    太子惊闻噩耗,颇为震惊,猛地站起身来:“什么?益阳死了?”

    方公公低头应道:“是,太子妃娘娘命人来给殿下送信。说是益阳郡主趁着身边人没留意,偷偷跑了出去,在水塘边不慎落水溺毙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请殿下立刻回府。”

    太子头脑一片混乱,一时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益阳怎么就意外死了?

    她的病是怎么回事,他这个父亲当然很清楚。她根本就没疯!

    莫非被关在屋子里久了,真的被憋闷疯了,所以才会轻易落了水?

    还是……其中另有内情?

    太子没出声,方公公便安静地在一旁候着。益阳郡主骤然身亡一事,确实惹人疑惑。不过,以他对主子的了解,怕是不会追根问底。

    人死不能复生,难道要为一个益阳郡主就追查太子妃或太孙妃不成!

    果然,片刻之后,太子缓过劲来,张口道:“孤先去将此事禀报父皇一声。你告诉来人,就说孤今晚之前一定回府。”

    福宁殿。

    太子一脸沉痛地禀报了益阳郡主意外身亡的事。

    元佑帝也有些痛心和惋惜:“益阳还未成年,竟早早夭折,委实可惜。”

    死了一个孙女,元佑帝确实觉得可惜。不过,也仅止于可惜罢了。

    一来,元佑帝更重视皇孙,对一众孙女便淡薄得多。二来益阳郡主是于侧妃所出,元佑帝对于侧妃十分厌恶,对益阳郡主也无太多好感。

    再者,此时孩子夭折实属常事。在天家就更寻常了……

    元佑帝唏嘘片刻,便道:“你回府,将益阳好好安葬。”

    太子应了一声,告退回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府中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。

    初冬时节,冷风阵阵,天气阴冷,令人浑身不适。

    太子阴着脸,神色匆匆地进了益阳郡主的院子。

    原本在益阳郡主身边伺候的人,全都不见了踪影,如今守在院子里的,俱是太子妃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众宫女见了太子,忙上前行礼:“奴婢见过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太子皱眉问道:“太子妃人呢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宫女答道:“太子妃娘娘要照顾两位小公子,回了雪梅院。太孙妃也回梧桐居了。太孙殿下和安平郡王,还有侧妃娘娘衡阳郡主丹阳郡主都守在屋子里。”

    麒哥儿麟哥儿要人照顾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阿奕阿娇身边更离不得人。太子妃和顾莞宁没守在这儿,倒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其实,就算守着又能如何。人都死了,总不会再活过来。

    太子脸上没什么表情,缓缓迈步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昏暗,屋子里尚未燃起烛台,光线也愈发暗淡。一眼看去,众人的面孔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太子一进来,守在屋子里的众人立刻起身来行礼。

    太子目光一一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面容有些悲戚不时擦着眼角的李侧妃,眼眶泛红满脸泪痕的衡阳郡主,眼睛哭的红肿满脸惊惧的丹阳郡主,悲伤过度神色木然的安平郡王。

    最后是目中闪着哀伤的太孙。

    至于床榻上躺着的死去的益阳郡主……太子暂时没勇气去看,沉声问道:“阿诩,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太孙的说辞,和进宫报信的人一般无二:“……二妹遭此意外,儿臣十分震惊心痛。儿臣知道,父王现在也一定十分难过。只是死者已矣,再如何伤心难过,二妹也回不来了。还请父王节哀,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其实并没多少哀伤的太子,一脸凝重地叹了口气:“你一片孝心,孤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看向安平郡王:“阿启,孤知道你和益阳最是亲厚。此次益阳落水身亡,你你一定十分悲恸。只是,也别伤了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换在往日,太子这般出言关切,安平郡王心中一定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可此时,益阳尸骨未寒,他心如刀割。听到太子这副慈父的口吻,忽然就觉得反胃作呕。

    如果太子真的关心他们兄妹,他们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?

    安平郡王抬起头,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道:“二妹之死,疑点颇多。儿臣恳请父王彻查此事,找出谋害二妹的凶手,为二妹申冤报仇。”

    太子却道:“益阳患了失心疯,本就会四处乱跑。孤下令让人关着她,不让她随意跑动,就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。她自己这样跑出去,出了意外,都怪她身边的人看顾不力。孤一定严惩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心如寒冰。

    太子这么说,显然是不打算再深究。

    二妹就这么白白死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的泪水已经干涸,此时却又溢出了眼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见安平郡王木然地落泪,心里也颇不是滋味。迈步走到了床榻边,看了益阳郡主一眼。

    溺毙死后的模样,实在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太子只看一眼,便觉得心惊肉跳,不愿再看,将头扭到了一旁:“孤这就命人准备棺木,让益阳今夜就安葬。你们守了这么久,也各自尽了心意,都回去吧!”

    李侧妃熬了一下午,早就想走了。闻言立刻道:“丹阳郡主还小,今日怕是受了惊吓,婢妾这就领着郡主回去,哄郡主先睡下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领着丹阳郡主走了。

    衡阳郡主也一并告退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却不肯走:“儿臣想送二妹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太子看着安平郡王那张固执的脸孔,心里陡然涌起一阵烦躁。

    往日那个伶俐又善解人意的儿子,如今怎么变得这般不讨喜!

    太孙张口道:“父王在宫中劳累忙碌了一日,也该早些歇下才是。儿臣和二弟一起留下,处置二妹的身后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就格外顺耳贴心了。

    太子略一思忖,便点头道:“也好。你早已是大人,也能独挡一面了。益阳的后事就由你操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太子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狠狠地盯着太子的身影,目中满是怨怼恨意。

    直到太子的背影消失在眼前,安平郡王才转过头,正好对上太孙平静的目光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压抑了半日的怨恨陡然涌了上来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印度快乐8app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中奖 时时彩平台钱用什么办法能提出来
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190aa即时比分指数 梭哈游戏平台 西甲积分榜2018-2019 山东11选五前三走势图
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 上海的时时乐彩票控 排列三开奖号 福彩15选5开奖结果 华东十五选五走势图
任选8四组合必赚1元 浙江20选5玩法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北京pk10在哪里玩正规 四川福彩快乐12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