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 > 都市小说 > 凤回巢 > 第五百九十六章 安葬
    屋子里除了躺在床榻上的尸首之外,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时间:就剩他们兄弟两人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

    如果他出手利落,短短片刻就能要了萧诩的性命,为死去的母亲和妹妹报仇。

    这个诱人的念头,在安平郡王脑海中徘徊不去。

    可不知怎么地,他就是迟迟下不了决心……

    “萧启,你是不是在想,趁着此时没有侍卫在身边,出手要了我的命?”太孙收敛了平日的温和,目中满是讥讽之意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被看穿心意,陡然一惊。旋即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,冷笑着应了回去:“你既是猜到我有此打算,竟还敢留下,倒是勇气可嘉。”

    太孙淡淡地扫了色厉内荏的安平郡王一眼:“你有这个心,却没这个胆,我为何不敢留下!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脸孔瞬间涨红,眼中射出怒焰。仿佛一头野兽,随时会扑上来将眼前的敌人撕碎。

    太孙依旧从容镇定,毫无惧色:“你若真有这份同归于尽的勇气,当日于侧妃死的时候,就会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短短一句话,犹如尖锐的刺,狠狠地戳进安平郡王心里最脆弱最阴暗之处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全身一震,神色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“你不敢动手,你没勇气拼命。因为在你心中,谁也不及自己的性命重要。杀了我,你也一定会偿命。”

    太孙对他难看的面色恍如未见,冷然说了下去:“像你这样的懦弱自私的人。有何可惧!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霍然抬头,怒目相视:“萧诩!”

    太孙挑眉,声音陡然压低了几分:“萧启,当日你和于侧妃合谋害我性命。若不是我早有防备,就会被你们母子害死。于侧妃已经偿命,我容你苟活于世,就是要让你亲眼看着我萧诩亲手取得一切。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从牙缝里挤出一句:“你只管来对付我,为何要对无辜的二妹动手!”

    无辜?

    难道麒哥儿就不无辜?

    那一日益阳郡主是没寻到机会,否则就会对阿奕和阿娇动手。这般心肠狠毒,早点除掉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太孙目光一闪,淡淡说道:“二妹是意外落水身亡,没有人害她。你和她兄妹情深,因她之死胡乱猜疑,迁怒旁人。我身为兄长,不会和你计较。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平郡王的眼中似喷出了火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按捺不住要动手之际,门口忽地闪进穆韬的身影。

    穆韬面无表情地看了安平郡王一眼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涌上来的热血,瞬间就如冰雪消融。

    这个穆韬,身手高强,是太孙的侍卫统领。安平郡王就是拼尽全力,在穆韬手下也走不过二十招。

    除了穆韬之外,藏在暗中的侍卫,还不知有多少。

    太孙显然是早有防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益阳郡主落水而死一事,早已传遍府中上下。宫女内侍们少不得要私下议论几句,不过,却无人敢当着主子的面提起只字片语。

    顾莞宁用过晚膳后,将一双孩子喂饱,又哄着睡下了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原来一直跟着乳母睡。如今孩子渐渐大了,愈发黏着顾莞宁。到了晚上也闹着不肯走,无奈之下,顾莞宁只得带着两个孩子一起睡。

    好在床榻很大,两个孩子只会翻身,暂时还不会爬。倒也睡得下。

    只是苦了太孙,每天晚上都被孩子挤到了床榻边,想抱着娇妻入眠,更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阿奕侧着小小的身子,睡得香甜。阿娇仰面睡着,一只胖胖的小脚丫伸出被褥。顾莞宁握住阿娇的小脚丫,轻轻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琳琅悄步走了进来,轻声道:“殿下命人送了口信回来。今晚要等着益阳郡主下葬了再回梧桐居,小姐先睡下吧!”

    顾莞宁却道:“我暂时没有睡意,等一等他。”

    琳琅也未多劝,只说道:“奴婢也不困,在这儿陪一陪小姐。”

    顾莞宁心中一暖,冲琳琅笑了一笑:“这儿又没别人,不必拘谨。过来坐到床榻边说话。”

    在外人面前,顾莞宁冷漠犀利高傲难缠。身边亲近的人却都知道,顾莞宁也有温和柔软的一面。

    琳琅也未忸怩,笑着应了声,坐到了床榻边。

    顾莞宁没有提起益阳郡主的死,琳琅也不多问,主仆两个随意聊些孩子的趣事,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子时,太孙才回来。

    琳琅立刻起身退下。

    顾莞宁下了床榻,轻声问道:“事情都处理完了?”

    她早已沐浴更衣,身上穿着中衣,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,凭添了几分柔和妩媚。

    太孙嗯了一声,走上前,揽住她的身子:“尸首已经下葬了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早有默契,也未多说什么,相拥了片刻,便一起睡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益阳郡主的死,并未掀起太多涟漪。

    寻常百姓家,生养四五个孩子,能平安长大成人的,不过三个左右。穷苦人家请不起大夫,一场风寒就有可能要了一个孩子的性命。

    就是勋贵官宦之家,也时有孩子夭折。

    自于侧妃死后,益阳郡主极少出现在人前,几乎没什么存在感。听闻她的死讯,众人也只是感叹一回“这孩子命薄无福”便罢了。

    就是太子府里,真正为益阳郡主之死伤心的,也没几个。

    太子甚至未告假,隔日就去了宫中。

    太孙倒是以“哀伤过度”为由,告假几日,在梧桐居里陪着娇妻稚儿,过了几天的清闲日子。

    安平郡王在床榻上躺了两日,才下床走动,整个人显得消沉了不少。

    影响最大的,反而是丹阳郡主。

    益阳郡主死的那一日,她先被安平郡王吓哭,后来又在屋子里待了半天。大概是阴气过重的缘故,回去之后便发起了高烧。

    李侧妃不敢怠慢,忙禀明太子妃。太子妃也未曾苛待丹阳郡主,立刻命叶太医为丹阳郡主看诊。

    叶太医医术精湛,很快为丹阳郡主开了退烧的药方,又特意叮嘱:“丹阳郡主还小,经不得惊吓。请侧妃娘娘让郡主好生养上一段时日,等病好了再出院子。”

    李侧妃忙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,一连三日,丹阳郡主都未退烧。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北京三分彩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重庆市幸运农场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查询 豪华21点
五分彩是正规的么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时时彩历史记录 京城娱乐会所 时时彩计划
江苏7位数开奖历史 澳洲幸运5官方网站 江西快3基本走势图 江苏11选5图标 好运彩3计划
曾道人开奖号码 盈丰国际ie打不开 黄金走势图 新疆喜乐彩玩法 香港赛马排位表及赛果